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教育观点] 教育观点PK:现代“私塾教育”能否重焕生机?

[复制链接]
yuchenbaobao 发表于 2018-4-27 10:4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     私塾,这个在上世纪初已经消失在中国教育体系里的概念,今天又被重提,它们的办学理念也引来许多争论。“国学馆”、“日日新学堂”……一个个点染着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名字,开始行走在现代教育边缘,叩击着少儿教育的大门。家长和媒体眼中的现代“私塾”,其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?为什么会有个别家长放弃学校教育、选择“私塾”教育?现代“私塾”是现代教育的补充还是古代教育方式的简单复制?是教育的进步还是历史的倒退?




北京日日新学堂的孩子们在练武术操。



  “从公办学校里出来,进孙瑞雪教育机构,然后又出来自己带孩子‘在家上学’。在我原来的生活圈子里,算是特行独立了。然而,这次研讨会才真正让我看到什么叫‘小巫见大巫’……”



  广州六月小学堂创办者叶万红,在博客上如是述说自己参加“在家上学”项目启动研讨会后的感受。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的这个研讨会,前不久在云南大理举办。



  当下,许多中国家长尤其是城市中的家长对中小学教育有诸多不满。他们认为目前学校教育中的教学内容、教学方式、教学效果、评价手段等多个方面都不能让孩子真正体会到学习的快乐,不能高速有效地吸收到有用的知识,不能掌握适应现代社会生活的学习方法。于是,有些家长用行动表达不满:让孩子在家上学或者进入私人办的私塾、学堂。



 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浙江、江苏、湖北、云南等地存在大量在家上学的个案。教学阶段涵盖了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乃至高中,其存在形式多种多样:父母在家教孩子,亲戚朋友把孩子集中在一起学习,一个区域的孩子共同学习,小规模的私塾、学堂等等。其中有些已初具微型学校规模。



  “在家上学”项目启动研讨会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举办的。



  逃离北京,办中国的“夏山学校”



  研讨会的承办方大理苍山学堂,建在云雾缭绕的苍山半山腰,面朝洱海,溪流茶园环绕,再往上走就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。



  学堂的创办者陈阵今年初“逃离北京”,他诗意地写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为了追寻梦想的生活;为了远离都市,回归自然,有诗意的栖居;为了让孩子逃离永无止境的作业、愚蠢的考试和绝望的体制,我们逃离北京,来到大理。”



  因为自己有孩子,梦想的生活里就不能没有理想教育,于是,就有了苍山学堂。陈阵只打算收15个学生,包括自己的孩子,希望他们在这里完成大学之前的基础教育。



  他们具体而远大的理想是办一所中国的“夏山学校”。 



  夏山学校创办于1921年,是现代教育史上最著名的学校之一,作为因材施教的典范而被誉为“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”。创办者英国教育家尼尔认为:“要让学校适应学生,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。”日本作家黑柳彻子所著《窗边的小豆豆》中的巴学园,就是以夏山学校为榜样创作的。



  “我们可以给学生们提供最自然的环境,让他们在不打扰别人的原则下,在上大学之前学他们想学的,做他们想做的。在自然的怀抱里,在苍山洱海之间,在树林和茶园之间,在野生和放养的动物之间,在熏陶和自我探索之间,在自由自律之间,快乐学习。”陈阵在向这一目标努力。在今年暑假的入学体验班里,每天到山上采蘑菇成了学生的必修课。



  陈阵到大理新结识的朋友吴刚,原来是四川西昌的一名公务员,后来辞职办起了IT公司。他的小孩早慧,上到四年级就不愿去学校读书,于是吴刚把公司停掉,带孩子客居大理。目前吴刚15岁的儿子自学自然科学、社会科学知识,思考问题已经相当有深度。吴刚认为在家上学是非常高效、放松的学习方式,儿子在家读书,经常四处游学结交朋友,孩子也有足够开阔的视野。


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……家长和媒体眼中的现代“私塾”,其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?为什么会有个别家长放弃学校教育、选择“私塾”教育?现代“私塾”是现代教育的补充还是古代教育方式的简单复制?是教育的进步还是历史的倒退? 




  清晨6时,人们还在睡梦中,海口桂林洋滨海度假区某别墅区会准时传出琅琅读书声,“之乎者也”,声声入耳。这是出现在海南省第一家现代“私塾”——海口孔子学堂的场景。据悉,这里的孩子最小的仅2岁,最大的10岁,读经诵典是他们最主要的学习任务。孩子们拜孔子画像,读四书五经,打太极拳。 


  这种家长和媒体眼中的现代“私塾”,其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?为什么会有个别家长放弃学校教育、选择“私塾”教育?现代“私塾”是现代教育的补充还是古代教育方式的简单复制?是教育的进步还是历史的倒退? 


  暗潮涌动:另类学校引发关注 


  这些名称类似古代“私塾”的学堂,班额小,学生总人数也不多,他们有的在相关机构审批注册,有的处于半秘密的地下状态。 


  “孟母堂”,这家被媒体称为“上海第一家全日制‘私塾’”的现代“私塾”,于2002年在上海松江创建。2006年,因没有国家认可的办学资质、收费违规、家长未把适龄儿童送入国家批准的教育机构接受义务教育,违反义务教育法,“孟母堂”被上海有关部门叫停。但事实上,在之后两年多时间里,“孟母堂”不仅没有停办,且规模不断扩张,先后在广州、厦门等地相继开办多个连锁学堂,一直到2009年再次被叫停。 


 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,也不乏现代“私塾”。据《中国日报》报道,北京目前有十几家小学堂,拥有上百名学生。北京城区北部的天通苑和回龙观地区是这类学堂的集中地。日前,本报记者按照朋友提供的电话,联系了一个招收学生读经的学堂,联系人名叫“大梧”,这个明显的化名显示出办学者的隐秘和警惕。从对方的介绍中,记者判断出这是一所类似“孟母堂”的“私塾”。“我们靠家长、熟人介绍来找生源,不是熟人介绍的,不收。”在答应记者带孩子去体验一次的同时,对方不肯透露学堂的名称,还一再要求记者注意保密。 


  在深圳,自2004年有了第一家“私塾”——蒙正学堂后,儒愿学堂、天谦学堂等十几家私塾先后涌现,这个数量还在发展。苏州的菊斋私塾、温州的童学馆、徐州的墨香斋等也相继出现。 


  据记者调查,除了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浙江、江苏等经济发达省份外,湖南、湖北、云南、江西等省也存在现代“私塾”,教学阶段涵盖了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乃至高中。这些名称类似古代“私塾”的学堂,班额小,学生总人数也不多,他们有的在相关机构审批注册,有的处于半秘密的地下状态。 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
阅读排行 更多
广告位
联系我们

免费联系电话

189-6685-6004

客服QQ:275188703

服务时间:周一到周日8:00-23:30

关注我们
  • 关注官方微信

  • 手机APP

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100 ( ICP16012766-3 )|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